最是难忘母校情

来源:西南交通大学校友会网站      日期:2015-03-04   点击数:9117  

2014年5月13日,西南交通大学九里校区汇聚了这样一群校友:他们白发苍苍,却不掩笑声朗朗;虽历经风雨,仍精神抖擞;他们把多年来的风风雨雨说得云淡风轻,却在忆及唐院时的点点滴滴,泪湿衣襟。他们,就是我校桥59班的15位校友。虽然毕业已有半个世纪之久,都到了古稀之年,但在回到母校相逢的那一刻,他们还是那时的青春少年。而凤懋润,就是其中的一员。
       凤懋润于1959年考入唐山铁道学院(西南交通大学前身,以下简称唐院)桥隧系学习,1964年大学本科毕业后继续研究生阶段的学习,1968年毕业。“采采荣木,结根于兹。”近十年的唐院学习和生活,对他以后的人生产生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凤懋润表示,“现在有的能力,全都来自大学打下来的基础。”
       毕业后的凤懋润,虽未留校,却时刻牵挂着母校,为母校桥梁专业的发展尽心尽力,多次返校为在校学习的同学们讲述专业发展和人生感悟。
       在向学弟学妹介绍唐院时,翻看着一张张苦心收集的老照片,凤懋润娓娓道来如数家珍。“这里是南讲堂,这里是阶梯教室;这座两层老师宿舍小楼的角落是广播电台! ”老唐院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他都记忆犹新,且沉醉不已,他自己笑称“对上了年纪的人来讲,回忆和怀念就是一种享受。”


       难忘师恩
       其实,老唐院的学习和生活是极其艰苦的。进校的第二年就赶上了连续三年的国家“困难时期”,一年吃到头的红薯面窝窝头和酱油汤,冬日里没有火炉的教室,只有碎玻璃的窗户……一位女老师坚强地举起肿成“面包”的手书写下一行行工整的板书的场景仍不时浮现,正是老师们的坚守转化为同学们在“困难中的激励”。 唐院素有“苦学”之风,有校训曰: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教师们严谨治学、执着事业、品格质朴、言传身教。对大学的三位导师、唐院桥梁三元老——张万久教授、钱冬生教授、劳远昌教授,凤懋润尤为感激和尊敬。张万久教授1936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土木工程系,1941年获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工学博士学位,1956年任唐院桥梁及隧道系代主任,教学严谨,教风海派,作为铁路桥梁专业的大旗,声名显赫。本科毕业后考取了张万久教授的研究生,凤懋润感觉与有荣焉。劳远昌教授作为凤懋润的毕业设计指导老师,在几十年的执业生涯中,还得到老师业务上的帮助。钱冬生教授现已96岁高龄,但仍耳聪目明,学术耕耘不止,对我国桥梁追赶国际先进水平给予指导。钱老出席了桥59班的毕业50年的聚会,发言时仍铿锵有力见解独到,也使得之前说说笑笑相互打趣的“同学们”,立刻恢复成当年的学生模样,认真聆听老师的教诲。


       永远的女同学
       毕业后,同学们怀揣着发展现代桥梁事业的崇高理想,各自奔向四面八方。但有一位身份“特殊”的同班同学,却是与凤懋润一路同行,风雨同舟五十载,“我的历程就是她的历程,她的历程就是我的历程。”她就是凤懋润夫人郑明珠女士。郑明珠女士是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的教授级高工,曾主持过虎门大桥、润扬大桥、金塘大桥等多座大桥的设计工作。2010年以巾帼不让须眉之势荣获了茅以升科学技术奖“桥梁大奖”,与凤懋润一同被誉为“公路桥梁的双子星座”。在为母校学弟学妹做的报告中,凤懋润说自己主持设计的“江阴大桥的成功修建,得益于虎门珠江公路大桥的先期建设经验”。珠江虎门大桥建成于1997年,是我国首次跨径突破800米的高速公路桥梁,大桥坐落在1840鸦片战争的战场威远炮台旁,是中国人的“国耻地”。在老一代桥梁专家的指导下,一批中青年桥梁工作者承担起了设计与建造的重任。凤懋润自豪地说:大桥的成功建设是献给中华民族的一份厚礼!郑明珠同学在校时专业成绩优秀,而且文体发展均衡,她曾经是校体操队队员。毕业后,郑明珠参加了祖国大西北的铁路建设,而凤懋润继续留校深造。1968年,凤懋润“为了投奔郑明珠同学! ”亦奔赴西部开发。倾盖如故,白首如新,从年少的相遇到近半个世纪的陪伴,两人相互扶持,建造了属于两个人的心灵之桥,也建造了属于社会百姓的幸福之桥。


       铺路架桥就是积德
       凤懋润的祖籍是江苏苏州,苏州素有“东方威尼斯”的美誉,桥梁众多。在苏州,桥就是路,路就是桥,深厚的路桥文化氛围,对凤懋润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此外,凤懋润的兄长也是毕业于唐院桥隧系。“我们哥俩儿接力,一个出校门,一个进校门,一个学桥,一个学隧,都是搞工程的。”
       在报考桥梁专业之前,凤懋润对专业并没有清晰的认识,而是通过大学的学习逐渐培养起来的。中学时,他经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凤懋润往往会回答说做科学家、当工程师,但真正懂得工程、懂得工程师的责任,是在大学生活和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之中。工程是造物,造物是自然和人类社会联系的桥梁。作为交通基础设施的路桥隧,担负着支撑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百姓出行的责任。中国老百姓有句话:铺路架桥是积德的。 “我作为一名桥梁工程师,专业选对了,土木工程师们做了对社会有功德的事。 ”凤懋润骄傲地说道。
       毕业之后,凤懋润从事铁路和公路工程的勘察设计与研究工作30余年。在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主持了国家“七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高等级公路路线综合优化和计算机辅助设计系统的开发研制。20世纪90年代,作为项目和技术总负责人主持设计了我国首座跨径突破千米的“中国第一大桥”——江阴长江公路大桥,该桥于1999年建成通车。
       凤懋润自1998年开始担任国家交通部总工程师,期间作为专家组技术负责人主持了润扬长江大桥、苏通长江大桥、舟山群岛连岛工程、杭州湾跨海大桥、泰州长江大桥和港珠澳大桥等国家重点项目的技术咨询,助推了中国桥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跨越式发展。据统计,在梁、拱、斜拉、悬索四类桥梁跨径世界前十位中,我国占据了半壁江山。中国桥梁作为一个“品牌”已经走出国门。
      与此同时,我国高速公路从无到有,1988年才实现“零公里”突破,至今已建成10万公里的国家高速路网。总长434.6万公里的中国公路网络支撑起经济社会的发展。
      在回顾桥59班同学50年职业生涯时,凤懋润深情地说“我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奔赴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东中西部,无论他们是在设计、施工、养护还是工程管理的岗位上,无论他们身处冰天雪地还是人生的逆境中,他们都没有虚度光阴,他们都用‘我是唐院毕业生’激励自己,扎扎实实地甘当造福民生的‘铺路石’,他们的人生都同样辉煌,我为他们感到骄傲,我为母校感到骄傲!”。他动情地回答了当今的热门话题“时间都去哪儿了?”:一段段如歌的岁月在季节流转中升腾,一条条崭新的道路和桥梁在脚下延伸,中国交通建设者像老黄牛一样扎实勤奋,在祖国的大地上刻下了一道道气贯长虹的年轮。


       后生寄语
       茅以升是我校杰出校友,享誉海内外的桥梁专家,曾主持修建了中国人自主设计并监造的第一座现代化大型桥梁——钱塘江大桥,在中国桥梁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但在1937年12月23日,茅以升接到了炸桥的命令,为了阻挡日寇的进攻,在通车的第89天,总长1453米、历经925个日日夜夜、耗资160万美元的钱塘江大桥,最终瘫痪在日寇侵略的烽火下。借此事件,凤懋润警策交大学子: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勿忘历史,肩负使命。
       在老一辈交通人近一个世纪的努力下,我国桥梁工程技术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已经跻身于世界大国之列。“中国从世界桥梁大国迈向桥梁强国,托付给你们了! ”凤懋润殷切期望各位交大学子能专心学业,珍惜大学时光,传承好“路、桥、铁、隧”的接力棒,“不要问这个国家可以为我们做什么,而要问我们能为这个国家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