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拳赤子报国心,耿耿一世母校情 ——1951届校友张毅访谈纪实

来源:党委办公室  作者:北京校友访谈小组     日期:2015-03-12   点击数:9435  

校友简介:张毅,87岁,1946级国立唐山工学院(现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本科生。曾在中共地下党领导下从事地下革命工作,原铁道部教育局前局长。

导语:为加强母校与广大校友的沟通与联系,增强校友对母校的归属感,争取校友对学校的关注和支持,并进一步了解和丰富母校历史文化内涵,西南交通大学派出了由孔祥彬老师指导,孙红林老师带队,由党委办公室、交大电视台和校园大使团共8名同学组成的访谈团队。团队以“访谈校友,启迪人生”为主题,深入西南(唐山)交通大学北京校友会办公室,重点采访史善新、余宗森和张毅等三位杰出校友的先进事迹,既学习到了老一代母校学子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又生动地还原了母校鲜为人知的历史,具有深远的教育意义。本采访稿为团队采访1946级校友张毅学长的访谈纪实,通过访谈内容,可以感受到张老对母校的深厚情感和他对母校未来的殷殷期盼。


竢子成实,扬我中华——科学救国的初衷情定“东方康奈尔”

回忆起自己的求学经历,张老表示,当时的学生普遍都心怀“科学救国”的愿望,自己自然也不例外。中学时张老就读于长沙雅礼中学,1946年1月高中毕业后因大学招生均为夏末秋初,被留校做教学辅助工作。而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忍辱负重、百废待兴的关键时期。因此,张老婉拒校长要保送他进华中大学的美意,便和很多希望为救国强国献出自己一份力的青年一样,力图通过自己考入著名大学学习,进一步投入到国家的建设中去。

当谈到为何选择就读母校的土木工程系时,张老回忆说,那时是各大学自行招生,所以连考了几所大学,直到母校发榜后就不考了,结果都被录取了,如先后被暨南大学的经济系、复旦大学的银行会计系、上海交通大学的水利系、南开大学的经济系和国立唐山工学院(现西南交通大学)的土木工程系录取。当时的唐院虽然物资和地理条件较其他高校略显匮乏,但在就读上海交大中学高班校友召开座谈会的帮助下,多数校友认为唐院是国内名符其实的“金字招牌”,毕业后是”铁饭碗”,可以有用武之地,学校广受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好评,这使他坚定了前往“东方康奈尔”求学的信心和勇气。与此同时,“要救国就要先修路”,在孙中山先生曾经对修建铁路的深刻认识下,张老也逐渐意识到一个国家的交通现状对于国家未来的发展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学习土木工程恰恰可以适应国家对于这方面人才的需要。就这样,张老怀揣着对祖国的满腔热情和“科学救国”的初衷,由上海乘煤船到秦皇岛,又坐火车一路颠簸到了位于唐山的母校。这样的经历,在已经耄耋之年的张老看来,仍旧难以忘怀。


严谨治学,严格要求——双严强基的品质铸魂“铁路工程师的摇篮”

严谨而又扎实的学风,是唐院治学的一贯风格。这样的治学理念缘起于唐院历史上第一位中国教授——罗忠忱老先生提出的“严谨治学、严格要求”的双严精神。这样的精神使教授治学更为精益求精,学生学习态度更加诚恳踏实,唐院也因此为国家的工程建设培育出了一批又一批杰出人才。

在张老的印象中,当时的教材除了国文课本,其余全都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的英文原文课本,教授也都是采用英文授课。即便学生的英文掌握程度都比较高,但是有些术语过于专业学生不能做到有效理解,因而学习起来还是有相当多的困难。即便如此,但学生的积极性普遍很高。张老回忆道,鉴于英文版的专业术语无法对应到具体的中文名称,因而在解放之后,他还专门找来中文版的课本重新学习了一遍。由此可见,学生对待学术知识的态度是非常勤奋踏实的。提及当时知名教授时,张老表示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非罗忠忱教授莫属。罗教授对于考试要求十分严格,甚至可以说是精益求精,经常用考试检验学生的学习成效。而对于考试内容,即便公式和推理方法都是对的,但如果结果没有准确到三位有效数字,学生得分也只能是零分。他教育学生说:“我给零分是要你们好,记住你们将来是要当工程师的,如果因为你们计算错误而导致工程垮塌,那就会出人命,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可也正是由于罗教授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使得他的学生不仅专业知识掌握的精准正确,而且对于自己的专业能力也有着十足的自信。

在科研和学术方面,张老也表示,母校之所以能够培养出为国家做出杰出贡献的奇才,正是得益于唐院对学生平时扎实基础的严格要求以及对于学生的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的不懈追求。像土木工程系的毕业生竺可桢教授,日后却成了气象学的巨擘;郭可詹教授,日后却成了数学博士;黄万里教授,日后却成了水利工程界的泰斗。在张老看来,这是唐院非常值得引以为豪的一点。


身是党员,生如旗帜——秘密突围的险境浴火“地下党凤凰”

刚刚进入唐院学习的张老本期望自己只要学好专业知识和本领即可,并未想到成就怎样的大事。然而发生于1946年的震惊中外的“北大沈崇事件”令他在震惊和愤怒之余,也意识到仅仅依靠“科学救国”的美好初衷在国民党一味讨好美帝主义的大环境中是徒劳无用的。于是,张老便参与了当时的反美暴行运动,并在运动期间接触到唐院的地下党员,自1947年初,秘密参加了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拓荒运动,秘密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并从1947年秋开始在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直接领导下执行地下党的革命工作。据张老回忆,秘密工作期间,他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来往北京送信和从北京运地下秘密出版的书籍送回学校,以及把北京来唐山的进步学生由唐院地下党送到冀东解放区工作。这样的工作十分危险,但张老并没有被困难吓到,而是更加认真而谨慎地完成了党交给他的诸多任务。张老还是学生中“古怪歌咏队“舞蹈队长和壁报联合会主要成员之一,在地下党领导下在校内积极发动了革命学生运动,与陈国藩、张必恭等发展壮大”古怪歌咏队“,使之成为革命学生运动的骨干力量。张老入学时,学校只有陈士坚(毅人)一个有组织的党员,还有一个没有接上组织关系的党员,但是一个党员就能团结进步同学把学校的学生运动搞得轰轰烈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是他对那个年代唐院学生积极从事民主革命的真实描述。

在谈到唐院学生的革命传统时,张老十分骄傲和自豪。在他的记忆里,母校的革命学生运动,是最早和工人运动相结合的运动,也受到了当时中共中央委员蔡和森的赞扬。《向导周报》在第十期上发表了《唐山学生援助罢工之模范》,文中说:“唐山路矿大学学生300余名,为援助罢工,募集罢工资金,这样的消息不但在劳动运动史上尤为重要,在民族运动史上尤为重要,也是中国知识阶级成了真正有觉悟的人的证明。全国的知识阶级和学生们,都要学唐山路矿大学学生的模范!“而在1924年党中央决定派遣唐院地下党员武怀让、曾涌泉等学子留学莫斯科,求学于东方劳动者大学,培养党政骨干力量,这在张老印象中也是令他倍感自豪的一件事情。张老还提及,1947年5月31日,唐院学生在反内战反饥饿运动中遭到唐山市特务迫害,即当时的“五三一惨案“,但最终学生们却成功抓获特务三人并带回学校公审,同时捣毁市三省团团部,因为特务们是在此处埋伏和袭击学生的。这件事情在当时引起很大轰动,也是全国高校学生革命中史无前例的事件,时至今日再次提及,张老仍感到无比荣耀。


历久弥坚,自强不息——临危受命的时局玉汝“西南(唐山)交通大学”

西南(唐山)交通大学的历史深远而复杂,在建校后的一百多年间先后经历了多次更名、多次迁址,从起初建校于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直至今日坐落于天府之国成都的西南(唐山)交通大学。

1971年我校搬迁至峨眉校区之后,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生活条件恶劣,一度造成办学举步维艰状况。而恰恰“上山容易下山难”,当我校试图从山区迁回城市时,却困难重重。在提到那段动荡的年代时,张老动情地说:“我为学校只做了两件大事,我认为我可以对得起学校的:一个就是救灾,唐山地震,从一开始就是我组织救援,铁道部成立的救灾指挥部,指定我是负责学校;第二件事我觉得,就是把学校从农村(峨眉)搬到城市(成都市)。”对于张老来说,把母校搬迁至成都市,是令他终生难忘的一件经历,也是他反复争取到的一个机会。因为对于这件事,无论是当时的铁道部老部长和新部委均持反对意见。可张老却冒着“丢掉乌纱帽”的风险,不仅在会议上勇于向领导的决策提出意见和质疑,而且在平时的生活工作中时刻不忘大力宣传和支持母校迁址成都,最终力排众议,终于使母校在有关部领导和当时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的支持下,于1984年得以定址蓉城,即现今校址。

张老也表示,即便离开母校多年,但是直至1987年离休之前,他一直都在关注着母校的发展,时刻与母校保持着联系。他这样评价自己对于母校迁址所做的的努力:“我认为这是我在离休之前办的一个我自己心里觉得舒服一些(的事情)”,张老的语言质朴而又温暖人心,可以看出他始终心系母校,并以能为母校发展贡献自己一份力量而感到荣幸之至。


爱国荣校,饮水思源——老骥伏枥的斗志剑指“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

在张老的回忆里,他是在唐院找到了党,参加了革命,后来又在系主任提名下重回母校并在党的培养教育下从基层干部成为一名教育战线的中层干部。所以他对于母校有着很深厚的感情,更对母校未来的发展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在谈到建设综合型大学时,张老表示,对此他既感到高兴却也有些担忧。在张老看来,一定的学科交叉的确有利于学校的发展,但学校更应该突出重点,有特色地发展优势学科。”是十个指头抓跳蚤一个跳蚤也抓不着呢,还是一个拳头砸下去真正有一个深坑呢?”张老生动形象地比喻道。他认为,当下国内外铁路行业形势大好,母校应该牢牢把握住中国高铁走出去这一大趋势,利用我们的优势学科把母校打造成为一流高校。对此,张老还特意与我们分享了他从《北京青年报》上所摘抄的关于中国高铁的社论内容。这让我们充分感受到了张老对铁路行业的工作热情和他对母校发展前景的殷切期盼。

作为老一辈革命家,张老也为母校在教学工作提出几点宝贵的建议:一,坚持落实党的教育方针,培养出全面发展的能够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建设者和接班人;二,希望母校能够坚持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武装学生的大脑,让学生多多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三,希望母校能够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这样才有利于学生学以致用,培养出国家需要的创新型人才。

“你们出来正好是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骨干力量。”张老深情地对我们说道,“当代大学生拥有更好地学习资源和生活条件,希望你们能够珍惜当下,努力奋斗,集中全部精力实现自己的理想,早日投身于建设祖国的事业中去。“

在访谈最后,张毅老校友也为母校西南(唐山)交通大学题字:继承发展,开拓创新,把学校办成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以表达内心对母校最真挚的祝愿和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