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报】国际化:中国大学的喜与忧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陈彬     日期:2016-01-06   点击数:9776  

“发布这样一份榜单,我们希望它能成为一台‘CT机’,全面地透视出当下中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客观状况。”不久前,在西南交通大学举行的“2015大学国际化水平排名”发布会上,该校校长徐飞如是表示。

2013年11月,西南交大高等教育研究所首次发布了“教育部直属高校国际化水平排行榜(2013年版)”。这也成为了国内首部专门针对高校国际化编制的排行榜。如今,3年时间已经过去了,今年的排行榜与之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多改进与调整,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台“CT机”,该榜单透视出的中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进程中的某些特点,足以让我们思考。

变:指标体系更加完善

2013年,作为国内首次大规模院校国际化发展水平评价研究,西南交大高等教育研究所选取了国内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作为样本进行了研究,这也成为了当年国际化排名的研究样本。一年之后,研究样本增加到了除3所军事院校外的所有“211工程”大学。今年,三所没有进入“211工程”的教育部直属大学也被列入了研究样本,国内全部“985工程”“211工程”与教育部直属高校都被列入该榜单。

当然,样本数量的变化并不是今年该榜单的最大变化。据主持该榜单编制工作的西南交大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闫月勤介绍,与之前的榜单相比,新榜单最大的变化还在于指标体系的调整与改进。

“比如,为了适应高等教育国际化新形势的改变,我们在学生国际化的一级指标中,增加了毕业生国外升学、世界500强企业就业、海外校友会数等3个观测点;在教师国际化中新增‘晋升’二级指标,设‘教师职称评定是否有国际背景要求’观测点;而在教学国际化中,增加了通过国际认证专业数和2010~2014年合作项目的合同数观测点,依据新形势去掉了使用原版教材课程数。”闫月勤说。

此外,新榜单还对某些一级指标进行了进一步细化,如在科研国际化一级指标中,在新增“与国外联合发表论文数”“国外获得专利数”等观测点的同时,在对科研经费的考察中,着重于人文社科学科获得的来自国外的科研经费。“通过这一改变,我们意在弥补综合性大学、师范类、语言类大学在联合发表论文特别是专利方面的先天不足。”闫月勤说。

喜:西部高校正在崛起

在今年的榜单中,排名前五位的高校分别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相信这样的排名并不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

“从总体上看,我国大学国际化发展呈现强者恒强阶梯状态。”闫月勤说,其基本规律是“985工程”大学好于“211工程”大学;东部经济发达地区大学好于其他地区大学;北京、上海、广州的大学好于其他城市大学。

具体而言,2015年各单项排名处于前10的大学中,科研国际化、国际显示度前10名均为“985工程”大学;来华留学生、教师国际化、文化交流中,有7所“985工程”大学,中外合作办学排名中,有8所为“985工程”大学。

对此,闫月勤表示,从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来说,这一现象并不奇怪,地区发达,对教育投入高,学校的国际化水平必然不低。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的榜单上,原本并不突出的中西部高校却呈现出高速的发展趋势。

在发布会现场,闫月勤总结了四川省的三所高校——四川大学、电子科技大学和西南交通大学近三年的排名变化情况。在这中间,电子科技大学的总排名从2013年的第49位,一跃升至第28位。而在各分项指标中,西南交大教师国际化排名也从之前的27名升至19名,四川大学更是在这一指标中进入了全国前十。

“这一现象很值得我们思考。”闫月勤说。

在她看来,近些年国家对于中西部高校的确颁布了一些扶植政策,但这些政策大多是微观层面的。“在大的方面,国家对于东西部是一样的,并没有特别的倾斜。既然如此,为什么中西部高校提升得如此之快,这需要我们进行深入研究,如果能够明晰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对我国未来制定区域政策也会大有裨益。”

忧:“科”有进步,“教”仍不足

有令人欣慰的一面,也有令人忧心的一面。

在发布会上,闫月勤表示,我国高校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不同层次、专业高校的发展极不平衡,如重点高校发展远好于普通高校,综合型大学和以工科为强势学科的高校排名均表现突出。而在这些不平衡现象中,有一个现象尤其值得人们注意,那就是相较于科研的国际化,高校教学的国际化以及国际显示度很低。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作为高校,国际化的最终目的是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但作为培养学生的‘主力军’,我们教师队伍的国际化程度非常低。”闫月勤说,在他们所做的与世界大学的比较研究中,我国大陆高校教师队伍国际化程度的最高排名是同济大学,仅排在第102位;上海交大位居第二,只有111位。“据我所知,作为国内顶尖学府的北京大学,其外籍教师数量只有88人。”

与教师国际化相对应的,便是学生交流的国际化,在这方面,国内高校的表现同样不能令人满意。在闫月勤所作的与世界大学的比较研究中,我国大陆高校国际学生排名最高者仅列第173位。“受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国外学生到我国留学的数量在下降,而我们自己的学生到国外访学的又寥寥无几。如此,国际化怎么能落脚到人才培养上?”

采访中,闫月勤直言,在此次榜单的制作过程中,有关教学方面的数据收集不顺利,收集到的数据也不理想。原因很简单——许多高校和教育主管部门要么没有这些数据,要么就是相关数据有些惨淡,拿出来感觉“丢面子”。

对此,闫月勤表示,这一现象的形成与现行的评价体系有关。目前高校的主要评价指标依然以科研为主,学校各方面的工作也就全部向科研集中。而由于教学工作缺乏明确的量化的标准和质变,因此,愿意把大量钱用到学生的国际化交流中、尤其是本科生的国际化交流中的学校不多。

“在此,我们需要深思,高等教育究竟为谁而办?我们的国际化最终目的又是为何?”闫月勤说。


来源:中国科学报12月24日(06)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5/12/334716.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