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纪念就是开创未来——纪念西南交大茅以升老校长诞辰120周年

      日期:2016-01-09   点击数:9485  

茅以升先生与西南交通大学一生相系,渊源深厚,数度风云际会。1896年他与学校同年诞生,1911年考入我校土木工程系(在校学号393),1916年毕生总评成绩92分名列年级第一,进入全国高校作业展后亦被评为全国第一,为母校赢得“竢实扬华”尊荣。之后在1917年获得康奈尔大学硕士学位。他和后来同样来自母校的同学在康奈尔的卓然成绩,不仅将中国名校的名号带出国门,还使母校交大享有“东方康奈尔”的美誉。先生1920年任母校教席,24岁任教授,随后担任学校副主任,不到30岁即出任母校第21任校长,堪为当时最年轻的大学教授和校长。此后,又先后出任学校第36任、第43任和第46任校长。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执掌交大的4年间,他倾其所有延续交大薪火,力挽学校于既倒,使交大得以历经十余次辗转而重回唐山,凤凰涅盘,弦歌不辍。1948年先生回到母校与新知旧识相逢,演讲中他如是说:“吾同学因受母校培植至毕业成就,学校之于同学犹如慈母对待子女,既称校友,顾名思义,对母校似应为校儿或校子。”先生爱校之情、护校之心,由此可见一斑。可以说,西南交大是先生成才砺教的第一站,为先生一生的事业大桥建造了坚实的桥墩。

回顾茅以升先生的一生,我们可以看到他严谨求真的科学品质。先生自小就埋下建造桥梁的梦想,并在严师罗忠忱教授的点拨下,愈加笃定“严格、严谨、严肃”就是科学事业的不二法门,而这无不蕴含了先生对社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彼时,唐山交大“严谨治学,严格要求”风行于世,直至今天仍润物无声,林同炎、黄万里、张维等像先生一样彪炳史册的功勋人物,无不受其恩泽。如今,先生主持建造的钱塘江大桥已通车77年,虽历经4次炸桥近10次翻新,但依然如故,天地可鉴,实为先生为科学事业树立的一座不朽丰碑,与日月同辉。

回顾茅以升先生的一生,我们可以看到他心忧天下的奉献精神。先生以其卓著的学术成就、工程成就、科技成就饮誉于世,自不待言。但更难能可贵的是,先生无论时局如何变迁,始终推己及人,积极入世,展现出一种在任何境遇都矢志不渝、初衷不改的乐观练达,一种舍弃小我而成就大我的奉献精神。他曾誓言,“不复原桥不丈夫”;他曾放下优越,匡扶交大于国难之时。晚年,先生深情地告诉我们“爱孩子,就是爱祖国的明天”,话语朴实无华,却言之凿凿,情之切切。

回顾茅以升先生的一生,我们还可以看到他孜孜以求的彼岸情怀。先生有这么一番话,我们耳熟能详。“人生一征途耳,其长百年,我已走过十之七八。回首前尘,历历在目,崎岖多于平坦,忽深谷,忽洪涛,幸赖桥梁以渡。桥何名欤?曰奋斗”。先生的一生,“从来纬地经天业,皆在躬行实践身”,早年负笈海外的大洋彼岸已几乎成为此岸,年少时的梦想已然变成现实,一辈子为之执着的“架桥”事业正在有赖我们的传承和弘扬得以不断深化拓展。交通改变时空,交融消弭隔阂,交流促进繁荣。如今,人类文明随桥梁的跨越、道路的联通得以传播、理解、亲近和发展。中国的高铁业已在神州大地纵横驰骋,向我们展示联通世界各民族达成“交通成和”的美好愿景。“此岸到彼岸有多长,人生就有多长”。彼岸正带给我们永恒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彼岸情怀,正是先生留给我们和后人享用不尽的宝贵财富。

抚今追昔,气象万千;展望未来,任重道远。茅以升先生是工程专家,也是科学巨匠;是桥梁专家,更是桥梁使者。在你我心目中,当有一个饱满的、立体的、丰厚的、多维的先生形象。先生是兼具民族性和世界性的一代宗师,他的智慧与成就、人格和操行,连同他与时代肝胆相照的践行,已经深刻地融入国家繁荣、民族复兴和世界大同的进步浪潮。今天行将颁发为纪念先生而设立的各项大奖,最重要的就是要学习他宅心仁厚的德行,尽心知性的修为,家国天下的情怀,忠恕任事的作风,求真务实的品格和开拓创新的勇气,以此推动茅老“爱国、科学、奋斗、奉献”精神的世代弘扬。

100年前,先生从在唐山办学的交大走向世界。今天,屹立于天府之国、巴蜀大地的西南交大,定会为培养有社会担当和健全人格、有职业操守和专业才能、有人文情怀和科学素养、有历史眼光和全球视野、有创新精神和批判思维的“五有交大人”,为实现学校第二个百年辉煌,为早日圆“大师云集、英才辈出、贡献卓著、事业常青”的交大梦,矢志奋斗!作为西南交大的第65任校长,我当以茅以升老校长为榜样,夙夜在公,奋发有为。


备注:文章节选自西南交通大学徐飞校长讲话《最好的纪念就是开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