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史】记住那个英国人,他叫金达(2)

来源:办公室  作者:杨永琪     日期:2016-04-06   点击数:6893  

克劳德·威廉·金达(Claude William Kinder)出生于英国一个铁路家庭。他父亲托马斯·威廉·金达(Thomas William Kinder)生于1817年,从1845年就开始参加Bromsgrove and Oldburg的铁道建设,是一位经历丰富的英国铁道工程师。

其后,1851年到1855年老金达参加了爱尔兰Midland Greeat Western Railway 的建设,1855年负责管理Shrewsburg and Birmingham Railway的机车部门。早些时候,老金达曾是英国一家铁路客车厢制造公司的合伙人。同时他在1846年成为陆军中尉,1853年成为军官。

金达的父亲1843年与玛莉(Mary Elizabeth Wheeler)结婚,生下五个孩子。大儿子Dennett Thomas后来是陆军中尉,二儿子Ernest是海军中尉,三女Alice Mary 嫁给了炮兵队长Thomas Wood。金达排行老四,1852810日生于爱尔兰的孟克斯屯(Monkstown),那时老金达还是铁道工程师,正在从事爱尔兰Midland Greeat Western Railway的建设。 

1865年,经过几次失败的创业之后,老金达带着五名家庭成员远涉重洋,到东方寻求新的机会,他当上了英属香港皇家造币局长官(Master of Royal Hong Kong)。金达此时才13岁,也来到香港,并且由他父亲亲自教授。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家造币厂陷入了金融危机,在短短三年中就由于亏损过多而被香港政府勒令关闭。金达一家似乎又走到了十字路口。

好在那时日本计划货币改革,正好需要建造一家造币厂。于是,香港造币厂的这些机器设备被日本政府买走,托马斯·金达也在1868年幸运地获得了日本大阪皇家造币局总监一职。金达此时十五、六岁,或许还有些叛逆,是个难以相处的孩子,在学习方面也未表现出任何天赋。由于高昂的学费以及父亲经济上的限制,使得金达无法在英国比较优秀的大学学习,他也没有随同父亲前去日本,而是留在了欧洲学习法语和德语。

18703月,十七岁的金达被送到俄国圣彼得堡的一家德国管理的机车制造厂学习铁路工程,并取得了毕业证书。这也是他父亲的苦心安排,老金达利用在大阪共济会的关系,曾经帮助过负责修建日本新铁路的英国总工程师。只要儿子克劳德·金达能够获得工程学科的毕业证书,他父亲的那些朋友们便会帮他得到在日本皇家铁路公司工作的机会。

金达也逐渐懂事了。在俄国的两年半中,他勤奋学习,广泛涉猎,掌握了从事铁路工作的基本技术。187281日,圣彼得堡俄国工程矿业工程涅夫斯基(Nevski)制造厂的德国总工程师为他签署了一份手写证书,以证明金达于18703月至18728月在此从事与各种铁路工程技术和职业相关的工作,包括铁路、工厂、机械和机车设计图的绘制。

有了这些本事,金达便离开俄国来到日本与家人团聚。那是1872年底,尽管他的证书未达到正规大学的资质,但通过他父亲的关系,金达还是在日本铁路获得了助理工程师一职,甚至得到日本铁道厅长官井上胜子爵的关照,参加日本铁路建设。自18734月到18772月的近四年间,金达一直在神户与大阪之间的铁路上工作,同时勘测九州西部可开发的深海港口,在工程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的父亲也少不了尽其所能给予指点,金达明显表现出他在子承父业上的优势。

18761213日,伊藤博文,也就是后来成为日本工程部部长、第一位内阁首相的伊藤,给金达写了一封嘉奖信,表扬他在九州煤矿铁路和港口改造所完成的勘测工作。这些经历对他日后在中国发展颇有帮助。

金达对绘画很有兴趣,在日本铁路工作期间,每当在九州勘测时,他都会通过素描和水彩画勾勒出他所见到的日本乡村生活。那时,日本也正处于明治维新前后,政局并不稳定。在日本武士叛乱期间,所有铁路建设工作停滞不前,金达就利用空闲时间画了一些日本企图快速实现现代化的讽刺漫画。当日本出现一连串袭击外国侨民的事件后,金达为欧洲人画了一张滑稽的钢制炮塔作为回击,希望即便有日本武士,他们也可以在清晨悠然散步。

然而,日本局势的发展与金达的愿望渐行渐远。心怀不满的前日本武士因反抗明治政府和日本维新而最终爆发了西南战争,金达的工作不得不在18772月突然终止。所有日本铁路的扩建计划都被搁置,欧洲的工程师们也全都被解雇。金达的人生再次面临艰难的选择。(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