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子弟——西南交通大学120年纪念

来源:微信公众号“劲芝缘”  作者:光头章     日期:2016-04-11   点击数:9621  

本文写给峨眉交大时代的“校子弟”们,虽然从来没人书写过我们,但我们自己永远不会忘记。我们已经习惯于闷着头不说话,真的被习惯了,因为我们是校子弟。
          只要爸爸妈妈在交大工作,他们的孩子就被统称为:校子弟。
          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称谓,也不管别人喜不喜欢你,它都像你的影子、你的血液、你的骨髓伴随着你一生。

                                                        
      大学,从来都不是属于“校子弟”的。你看,大学校可以为一个短期培训的人员建立档案,从此那个人便有了“校友”的光环。 而“校子弟”即便你是生于学校,长在学校,甚至几十年都活在这个校园里,也不管你多么热爱这所大学,也未必有人会记起你......或者给你也来个名正言顺的类似于“校友”的光荣称号,更别说校庆会想到你,你会因校庆而荣光?除非你已经是交大的一员了。

                                                       
      120岁的交大,在中国的大学里真的算是老人了,值得人们尊敬。这么慢长的历史,那是有着无数辉煌历史记录的,什么山海关啊、铁路学堂啊耳熟能详,但是里面绝对没人写“校子弟”的。所以,尽管我怎么书写“校子弟”,写“校子弟”有其父辈一样的奉献精神,也不过都属于野史,进不了那个辉煌正史的。

                                                                                             
     看过《百家讲坛》的朋友都知道,正史才是被历史采信的,野史都是不被采信的,野史是只能让人玩味的,就像《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一样。但是当我们自己记录生活时,却发现正史才是经常遭篡改改编糊弄人的,而平常人的“野史”才是真实生动的。

                                                       
     屎壳郎会告诉你:豪华卫生间的正屎是屎,峨眉山小树林里拉的野屎也是屎。

                                              
     也许你觉得我太不严肃了,其实,我这是在告诫我自己:我是谁啊?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校子弟”,我是不配在正史面前班门弄斧的,作为“校子弟”我仰望着正史还不行吗?“校子弟”必须有自嘲精神。
                                                        
     很多人总是怀疑“校子弟”的爱校情节,试想: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从呀呀学语时开始,最早学会的话里除了“爸爸妈妈”以外,就是“交大”了吧?从小到大听着交大的广播,呼吸着交大的空气,喝着交大的水......那是怎样的一个不折不扣的交大人呢?
难道比不过一个在这里求过几年学、当过几年官儿的匆匆过客更爱交大吗?这里只是想说最原始的爱的比较,不做争意,只是提醒你好好想想。 

                                                  
     从历史的角度出发,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历史,交大子弟是作为交大人生命的延续者,他们所看到听到的交大历史,肯定比你所知道的交大历史要丰富的多、生动的多、也细腻的多。他们所见证的交大生活大集合,才是真正最有血有肉的交大历史,它不既不是歌颂也不是污蔑,是最真实的交大每一天。
                                                       
      就像多年前.....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我亲身感受到峨眉交大笼罩在巨大悲哀中,多少的哭声撕心裂肺着.....多少的“校子弟”一夜间成了孤儿?又有多少父母一夜间失去了“校子弟”?
                                                              
     这场大地震也彻底改变了峨眉躲过一劫的“校子弟”,因为这场生死教育来的太早了点,于是,我们似乎从小就莫名带有一丝忧伤感。
    大地震也让大多数“校子弟”们,从此再也找不到那个曾经出生地--老唐院的痕迹,从此也断了“回归唐山”的梦想。甚至多年以后,当你再次踏上唐山这片土体,你是如此的陌生,陌生到那里的人们只把你看成外地人。
                                                            
     我经常很羡慕别人都有家乡可以去热爱去歌颂,而我们走遍地球也只能是个外地人。你在黄湾,黄湾人觉得我们都是外地人,我们在四川,四川人觉得我们是外地人,我们在唐山,唐山人觉得我们是四川人......我们只是地地道道的交大人,不是我们愿意,是我们别无选择。
                                                              
     交大就像是一条不断迁移的大船,“校子弟”们不过是混在别人船舱里的无票乘客,他们搭乘着它漂泊着,没有船长船员记着他们,因为没有人为他们造册,但是即便他们长大,也因为父母亲人在船上,便无法离去,永远跟随着,即便遭受着白眼和不公正的待遇,他们称你是二代,称你的孩子为三代。
                                                       
     老唐院在我们还没有认真记住它的时候就消失了,但是我们还是愿意从史料里去寻找它,因为那是很多“校子弟”的摇篮地。任何人都想知道自己诞生的地方什么模样,我也试图去寻找过,地震让她面目全非......永远消失了。
                                                             
      峨眉交大,我不知道在正史里是个什么样描述,但是,在我们与父辈来到这里时,这里就是个穷山沟,到处是泥泞的路,到处是荒山野岭,“校子弟”与当地小农民的唯一区别,也许就是脚上多了双鞋,一样的穷困。
                                                                 
     我们不得不佩服父母那一代人从城市到山沟的革命热情和奉献精神,其实,“校子弟”也是一样有的,而且都是不得不的选择。这让我想起“攀钢人”的报告里说的: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大无畏奉献精神。我们在山沟沟里踏踏实实做着山里娃,从没想过自己会离开那里,像山里娃一样试图通过高考、从军离开那个山沟沟,你说我们奉献了什么?你说这是不是奉献精神呢?......

                                                     
     那时候大喇叭里不停地播放革命歌曲,很多的大字报,有时候大字报多的人可以从中钻来钻去玩......
                                                          
     那时候修建一栋楼很慢,慢悠悠的工地,总是我们打弹弓战、竹管吹娃娃子战的最好战场......
                                                           
     那时候家长上班多认真啊,没人管校子弟们,于是每个孩子脖子上都套着家里门钥匙......
                                                      
     那时候真的不知道小偷是啥样?家里不锁门也是常事,反正也没啥可偷......
                                                     
     那时候哪有新衣服穿,都是小的捡的大孩子衣服,补丁来补丁去,没人笑话谁......
                                                       
     那时候买什么都要凭票供应,吃不上肉,连峨眉糕也得生日里吃,子弟里真没几个胖孩子.....
                                                        
      那时候你买不起游泳裤,也可以到峨眉河里去裸泳啊......
                                                      
      那时候我们也可以在相互传染红眼病的游泳池游泳.....
                                                         
      那时候没谁会想着旅游,天天游着天下名山,爬着天下最美的峨眉山......
                                                          
      那时候不懂音乐,以为范老背身上的手风琴就是最美的音乐了.....

                                              
      那时候不懂美术,以为电影场底下那画毛主席像就是最牛的艺术品了.....
                                                      
      那时候更不懂爱情,觉得手拉手就是耍流氓呢.....
                                                        
       那时候最大的娱乐,就是名山电影场看电影,带着小板凳四五点钟就开始占座位......
                                                     
       那时候我们进趟省城都费劲,但是心里绝对向往着祖国的心脏--天安门广场......
                                                  
       那时候上学是可以以玩为主的,学校更像是个乐园.....
                                                       
       那时候我们可以厌学,但是不厌上学,因为伙伴都在学校......
                                                     
      那时候考上大学的很少,但大学关心校子弟,还办起走读,当兵不少又都回来工作了.....
                                                 
      那时候房间很小,家里是需要上下铺的.....
                                                 
      那时候的房间还不隔音,却睡得很死......
                                           
      那时候我们单纯,尽管喜欢调皮,喜欢茬架,喜欢吹口哨......但我们还是单纯的,像山里娃一样单纯.....
                                           
      当我们有一天走出这个地方,总能听到别人说我们单纯....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校子弟”关心的,比如:都说中国缺乏百年老店,可如何开好百年老店?谁才是最爱这个百年老店的人呢?
                                           
      我们经历了社会才知道,你不可能指望一个不真心热爱老店的人,能够继承和发展好一个百年老店,也不能指望一群不热爱老店的人会全心全意为老店服务.....有些事情并不完全是靠钱能解决的,没有几代交大人奉献精神,哪有今天的交大呢?
                                            

以前打仗,老毛把自己的军人称为子弟兵,他知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子弟兵才可能勇往直前保卫好自己的父老乡亲,保卫好自己的家园。“校子弟”从来没有非要在这个学校露头的思想,也许是长期被边缘化,也许是因为从小所受的教育,至少是从小大学校园的熏陶,都知道不能给自己的家、父母添堵的孝道,谦虚谨慎。
                                                 
      人知道活着是要有底线的,那是你德行决定的。
                                           
      当听说有“校子弟”成为了学校领导时,你真该高兴,因为我相信他们会更爱这个“母校”的,因为这里不仅是教育自己的地方,更是生养自己的地方。假如我是领导,我更相信”校子弟”员工不会乱来,因为他们工作知荣辱,关系到他们的一代两代人的尊严。
                                                  
     假如连这个“母校”都不在了,我们“校子弟”漂泊着,就更不会介绍自己是谁了,哪里人?我们的根在哪里? 所以,我们也比谁都更痛恨交大胡作非为的混蛋。
                                               
     好了,万语千言都是野史。“校子弟”老了,便唠叨了。祝愿我们“校子弟”都能活得像这个学校一样老,内心充满阳光、畅快。
                                                     
      大学校要过生日了,我们必然也会想起了过去,难忘的“校子弟”的友情和纯纯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