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两代人的交大往事

来源:“竢实扬华”微信公众号  作者:庄朴     日期:2016-04-14   点击数:8347  

我的祖父

我的祖父庄俊、父亲庄涛声都是唐山交大校友。

祖父庄俊临近退休前(上世纪50年代中期),有较多的时间回忆往事。于是,他将自己从记事开始,家中发生的、自己经历的、值得记忆留存的大小事件记载到他的日记本里,且忆且记,耕心廿载。就这样,以年和月为时段,以事和人为线索,每年少则记下一段一条,多则记下数段数条,记下了自己历经满清、民国、新中国各个时代、九十年间的上千条事件。其中,记下庄俊、庄涛声两代人生轨迹中,与唐山交大(唐、京、沪)校史有关联的就有9段之多!

1909,庄俊考入上海徐家汇邮传部高等实业学校,即前南洋公学,今交通大学。学膳宿免费。继又考取唐山路矿学校。第一次搭轮船赴天津去北京后再到唐山,一切公费。

当时还盘着发辫,身著高领对襟盘扣的满清中式学生上装。照片只有两枚硬币大小,字是不同时间写的,至少经过三次剪贴,贴的也比较凌乱,可以看得是在经过一次较大规模的翻检和去留选择后,从散乱的照片中捡回,重新粘贴在相册边角。也会发现,照片的主人曾经多次端详过、回忆过拍摄学堂。

1910年的夏天,由校试送北京游美学务处考取(庚子赔款)留美第二届学生。因限于出国日期,而且津浦铁路尚未完成,故不及返唐山,就离京去津,侯船来沪,去发辫,改行装,搭上八月十日S.S.China至九月十日到达旧金山。过两日乘火车至Chicago,转车到Urbana,备进伊利诺大学办入学手续,选读建筑工程科。

1919,民国八年。兼任交通大学专管京、唐、沪工程专员,月薪120元。

1921,兼任交通大学工程师,月薪150元,为设计唐山交大宿舍及北平交大职员办公室。

1949年11月,庄俊接受中国华北建筑公司聘请,带领100多位专业技术人员赴北京参加建设工作,庄俊被任命为华北建筑公司(后为建工部)总工程师、首都建设委员会成员,参加了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和首都城市等多项建筑的计划、规划工作。他还参加了武汉长江大桥的计划和设计审核。

1956年,庄俊的工作关系转到上海华东建筑设计院,一直到退休。退休后,他就将全部精力用于编译《英汉建筑工程名词词典》。

1985年,上海建筑师学会举行活动,庆祝“建筑泰斗”、著名建筑师庄俊从事建筑设计、教学工作70周年。

1987年,庄俊100岁时,国家建设部委托上海市建委慰问并授予他“建筑大师”荣誉称号。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庄涛声,生于1923年。

1950年,庄涛声和许多留美人员一起,克服了一系列阻碍,回到祖国。祖父只用4个字记下“涛声回国”,而这背后却有祖父本人婉拒友人邀他赴美从业的一段故事,还有他让涛声联系在美华人留学生组织,返国参加新中国建设事业的另一段故事。虽然,我难以重述、更难以切身体会当时他们所经历的那些坎坷和煎熬,但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将会逐渐远去、消褪,留下的只有祖父笔记和父亲履历表中那平淡如水文字,这些文字记录着他们的故事,同时也深深地影响着我,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1950年,唐山交大经过一系列的组并、改名。在祖父的笔记中写到涛声“接受唐山交大讲师”,虽然我不知、也不能忖度父亲是为何选择到唐山交大任教的,但是,每当回忆起随父母从北到南的生活岁月,我就可以感受到父亲当时做出的的选择,一定来自他钟情于唐山交大在新中国教育事业中的作用和地位的感召力,也一定与祖父满腔热情地积极参与蓬勃建设事业的影响有着莫大的关系。这是当时刚过花甲之年的祖父和即将“而立”的父亲,两位校友、同道间不事张扬的心灵默契,是在那个火热时代,每一位爱国知识分子都会毫不犹豫做出的自觉选择。

我记得父亲刚到唐山交大时的照片,他年轻,英俊,衣着整洁,庄重,沉稳,精神抖擞,整个就是一位新中国新型高等学府的人民教师的标准形象。

1952年,院系调整,父亲和全家到了天津,父亲、母亲都在天津大学教书、工作。1959年,父亲又和全家调到郑州工学院。1979年,涛声调到同济大学,任教授,担任分校副校长。此后近二十年中,动荡迁徙结束了,他可以专心于建筑学教学,把更多精力用于教育管理工作。

父亲在唐山工学院成为一名大学教师,经过天津大学、郑州工学院,直到从同济大学退休,从事建筑学和土木工程教育工作40多年。他的经历和唐山交大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的变迁相契合。

如果把唐山交大120年校史粗略地以两个甲子来划分,庄俊与唐山交大的关系主要在前一个甲子,庄涛声与唐山交大的关联则集中在后一个甲子的前段。这次,我有幸作为唐山交大的“校亲",借此机会重温庄俊、庄涛声两位先亲与众多先贤在交大的点点滴滴。同时,得以感受到祖父和父亲与唐山交大有着不一般的渊源,也从中体会到交大的百年风范。

今年是五校共庆百廿华诞,我深信,新时代交大的精神,一定会影响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会随着时代和社会的进步而发扬光大。

藉交大校庆之机,我通过阅读祖父的笔记,了解祖父曾经历的片段往事,探寻、揣摩他们与比他们更年长的唐山交大之间的感情心路。正是祖父、父亲他们身上那种积极奋斗、不畏困难的学养素质,诚实做人、踏实做事、诚恳待人的高贵品格,时刻滋养着我的身心,让我受用终生。

                                                                         庄朴

                                                                          2016年3月,写于上海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