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史】记住那个英国人,他叫金达(四)

来源:竢实扬华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永琪     日期:2016-04-15   点击数:8363  

四·试水唐胥

负责督造修路的金达终于等到这个结果。这段短短十五里长的矿山铁路对他来说显然没有什么难度,但在采用何种铁路轨距上,却遇到了一个问题。当时国际上主要有三种轨距,分别是二英尺六英寸的窄轨、三英尺六英寸的日本轨距和四英尺八英寸半(1435毫米)的英国轨距标准(俗称“准轨”)。在总办唐廷枢等中国官员看来,这条用于运煤的铁路采用窄轨是顺理成章的,早些年在上海吴淞建成的那条铁路也是窄轨,这样投资会省下不少。当时,唐山矿局的资金并不雄厚,能节省自当节省啰。

但金达却有自己的考量。他认为,大清国的铁路虽然刚刚萌动,但最终必将形成全国性的铁路网络。眼下的这条矿山铁路是运煤的,将来也可以载人、运兵。金达敏锐地预见到铁路发展的趋势,恐怕还是要采用铁路的鼻祖国英国四英尺八英寸半的“准轨”。他在日本修筑铁路时也深感采用窄轨带来的种种弊端。因此,他几乎是固执的竭力坚持唐胥铁路一定要建准轨,以避免日后的重复改建,而且使用了每码三十磅重的铁轨。同时欧洲、美国、加拿大等国当时都在大力建设准轨铁路,相应的机车、车辆也有更多选购的余地,价格也会更加合理。金达的这一判断和决定无疑为中国铁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方向,此后他也一直鼓吹和坚定支持准轨路线。在后来比利时人主导中国卢汉铁路修建时,金达也利用他与大清政府高层官员的信任关系,大力呼吁在中国统一采用准轨,以便将来铁路接轨成网。到了今天,我们会发现金达的胜利。这不是洋人的胜利,而是科学的胜利。

直到现在,不少中国史研究者也认为,金达的这一决定深刻地影响了中国铁路。当然在不同的年代,金达的决定被有些后世史家视为“英帝国主义”攫取中国铁路权益的证据之一。其实,当时几乎所有能想出来的轨距,都已经被“帝国主义”们用过了!步入当下,不少国人开始客观而真诚地称赞此举为大清国与国际的第一次“接轨”。曾经跟随金达在关内外铁路成长起来的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也是“准轨”的坚定支持者。可以说,从一开始,中国铁路就因着金达而与世界接了轨。1906年2月清政府商部即奏准厘定全国铁路轨距一律以1435毫米为标准。

采用什么样的轨距与未来铁路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如果当时唐胥铁路采用窄轨,最后的命运注定被拆掉重建,也会带来中国铁路轨距的混乱无序。英国人肯特(Percy.P.Kent)所著《中国铁路发展史》记载,“金达了解到这个问题必须力争的重要性。他认为这条矿山铁路一定要成为他日巨大的铁路系统中的一段,因而他决定尽他所能,不让中国人蒙受节省观念的祸害,力劝采用英国标准。”

后来,在李鸿章的支持和唐廷枢的主持下,金达负责的筑路事宜进展迅速。

1881年6月9日,这天,正好是铁路鼻祖乔治·史蒂芬逊(George Stephenson)诞生一百周年的纪念日,唐胥铁路正式兴工。6月30日,按照西方传统,开平矿局总矿师伯内特的夫人钉下第一枚道钉,铁轨开始敷设。

在唐山和胥各庄的中间位置,金达规划建造了一个小客运站,基于其所在位置将其命名为“中途”站。1881年11月8日,这段铁路已经完成至王家河第一座铁路桥的铺轨。到这年冬季的12月铁路工程全部告峻,从唐山煤井算起至胥各庄共十八华里。

1882年2月26日,开平矿务局的官员和工人们非常兴奋,他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坐火车从矿区抵达芦台槽渠,这是一次庆祝性的火车之旅。两个月后,来自唐山煤矿的第一批煤被运到了天津市场。从此之后,唐山煤炭源源不断地被运到芦台,再装船转运至天津或上海。小规模的旅客运输也渐渐兴起。

连接唐胥铁路的芦台煤河石砌水闸和潮闸也是在金达的监督下顺利建造完工。从1879年11月20日开始,金达便指挥开挖“煤河”。当河水满潮时,潮闸开启,将水引至运河。时过一百三十余年后的今天,芦台煤河道和潮闸遗迹依存,只是原先的芦台煤河潮闸的石砌部分如今已被遮挡,现在的阎庄水闸遗址已成为蓟运河河堤的一部分。

开平的煤随即开始大量进入天津等城市的煤炭市场。开平煤是好煤,好烧又便宜。开平煤几乎取代了之前占据天津市场的日本洋煤。正是有了火车,中国煤胜了日本煤。(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