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史】记住那个英国人,他叫金达(五)

来源:竢实扬华微信公众号  作者:杨永琪     日期:2016-04-19   点击数:9293  

五·“龙号”机车

虽说是“马路”,但金达心里明白,迟早得使用机车牵引。金达当然不甘心修建“驴拉铁路”或“马拉铁路”,也或许是他早已与李鸿章达成默契,要把生米煮成熟饭。唐胥铁路虽然没有任何购买蒸汽机车的预算,但这难不倒金达。就在筹划修筑唐胥铁路的同时,金达就已经在琢磨如何造出牵引机车。

在后来成为中国第一个机车厂的矿务局修车厂的车间里,金达绘图设计了一台简易蒸汽机车,并指导机修厂的工人们悄悄地制造。金达在《华北的矿山及铁路》一文中这样写道:“自1880年冬季开始,在修车厂车间,一台经我特别设计的机车在悄悄地修建,使用的是可以弄到的废旧材料:锅炉取自一轻型卷扬机,车轮是当旧铁买进的,而车架则用槽铁所制,取自唐山矿一号井竖井井架。”机车的牵引力约为一百吨,它使“运输之力,陡增十倍”。

 

在唐山矿秘密制造的“龙号”机车


当时开平矿局的领导们十分担心,如果造出了机车,这件事传到政府的耳朵里,矿局的整个工作可能将会停下来。不幸的是,秘密造车的消息不知怎么的还是走漏了风声。1881年4月7日,接上级指示,金达不得不停工几个星期以躲避风头,直到5月21日总督李鸿章下令后试制机车又继续悄悄进行了。

1881年6月9日,在乔治·史蒂芬逊诞生一百周年之日,伯内特夫人将中国的这台2-4-0水柜式机车命名为“中国火箭号”(Rocket of China),意在纪念乔治·史蒂芬逊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车“Rocket”。这台在中国制造的第一台蒸汽机车,共花费了鹰洋520元,大约合70至80英镑,包括人工和所有的旧材料在内,是一台名副其实的“土机车”,却体现出金达与中国工人的创造精神。

11月8日,“中国火箭号”开始了她的首次上轨试行,它载着当地的官员们前往距离铁路机厂4英里的王家河第一座铁路桥梁工地,以庆祝这一大事。返回时“中国火箭号”速度达到每小时20英里。这一举动产生了雷电般的震撼,在对劳力、时间和金钱的节省方面获得了众口一词的认同。

“中国火箭”这个名字最终却没能叫响,因为当时的人们还不能接受和完全了解这个字眼的蕴义。那些参加制造机车的工人们便为这个能喷火、噗噗吐烟冒蒸汽的小怪物起了一个他们更加喜爱的名字——“龙号”。鉴于中国人对这一名称的喜爱,金达便在机车两侧的英文铭牌旁边加装了一对条用黄铜镌成的飞龙装饰。“龙号”机车的名头就这样慢慢叫响流传开来。这台土机车标志着中国铁路发展史上一个新阶段的到来,为中国近代工业史册增添了光彩夺目的一页。金达可谓功莫大焉。

唐胥铁路通车后,“龙号”机车大展神勇,天天奔波,将开平的煤源源不断地运到胥各庄运河码头。这条黑龙的欢快踹息声在唐山回荡,终于传进了北京城,“都中言官复连奏弹劾,谓机车直驶,震动东陵,且喷出黑烟,有伤禾稼。奉旨查办,旋被勒令禁驶”。

清廷下令,唐胥铁路不得使用蒸汽机车,而只能使用骡子、毛驴和马匹。世界铁路史上的一个奇观终于出现:车把式们坐在火车车皮上,吆喝着驱赶着毛驴在枕木间前行。铁驴下岗了,毛驴们也没几天蹦跶。因为,铁路的效益摆在那里,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此时法国在越南步步紧逼,战争一触即发,开平的煤炭是大清舰队的“粮草”,何况唐胥铁路离着东陵还有二百里地,怎么可能震动陵寝呢?经过李鸿章的一番运作,仅仅几个月的工夫,“龙号”又重新上岗。

“龙号”机车一直作为调车机车运营到1905年,甚至可能更久。其间,它也曾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大修。在重新换装了新锅炉之后,其外观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终,这台机车于1916年报废。退役后的“龙号”机车曾存放在北京府右街的交通陈列馆,据说当时还可以生火行驶,以供观赏。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日本侵占北平,该馆迁移到和平门内一条胡同里,著名的“龙号”机车从此神秘地失踪了。

由于唐胥铁路上运煤的机车需要维修保养,金达于1882年在胥各庄的渠槽创办了中国第一个铁路工厂——唐胥铁路修理厂,1887年迁到了唐山,从1898年开始扩充新建厂房。庚子战乱以后,唐山工厂一度被军事占领,用来设立营地。1902年末军队撤离后,才开始重新建造,配备机器。唐山工厂竣工并装备齐全以后,金达着手自制机车的计划,以便减少从海外进口机车的数量。他参照对比英美机车的优劣,自行设计各式机车,很多部件最初都是从英国和美国进口的,后来这些部件都能在唐山制造。例如,金达选择使用美式中央自动“詹尼”式单车挂钩代替英式双缓冲器和钩链来连接车厢。1904年,唐山工厂开始建造六台用于客货混合运输的2-6-0型机车,当时的工厂拥有了2700名员工和6名欧洲籍主管。

唐山工厂1907年后发展成为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也就是今天的中国北车唐山机车制造厂,是中国历史最悠久、最具实力的机车车辆制造商。

金达对自己一手创办的唐山铁路工厂珍爱有加,倾注了大量心血。可以说,他也是中国铁路机车及车辆制造的奠基人。(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