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交大120周年校庆而作丨回忆在唐山农村劳动的日子

来源:微信号:西南交通大学  作者: 黄儒钦     日期:2016-04-22   点击数:9363  

我今年80岁了,在学校工作、生活了62年,期间值得我怀念的事情很多,但1960年在唐山农村劳动锻炼一年的经历使我终身难忘,成为我一生中重要的精神财富。今天的交大人很难再有我们这样的经历。

我是1954年考入唐山铁道学院铁道系。1958年毕业后留校,任铁道系水力学课程的助教。1960年3月,响应国家的号召,走知识分子与工农结合的道路,到农村劳动锻炼一年。我们正是唐院第二批到农村的教职工(第一批是1959年)。我们这批干部有50多人。日后担任我校校长的沈大元,就是我们这支队伍的副队长。

唐山市与学校都对我们这批干部很重视,做了妥善的安排。我们劳动的地点是唐山市丰润县韩城公社。韩城公社地处冀东农村,一望无际的平原,土地肥沃,民风淳朴。我与另外两位老师被分配在公社的东欢坨大队第3生产小队(全大队共有10个生产小队)。这个小队有240位社员,有约800亩土地。

这是我第一次到农村,接触农民,从事农业生产劳动。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我们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向农民学习。我们与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社员干什么,我们学着干,农民吃什么,我们也一样,我们分散住在农民家里。社员待我们很好,尽量让我们干一些轻活,但我们还是挑着重活干,因为我们是到农村来劳动锻炼的。

我们到农村时,正值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物资匮乏。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饥饿,干重活且吃不饱。当时城市市民的粮食定量高于农村。但我们主动地把粮食定量压低到与社员一样的水平,每月24斤原粮。当时的社员不分自留地,都吃公共食堂。供应的原粮主要是白薯干。食堂去大队的磨房里磨成粉,然后做成窝头或疙瘩汤,供给社员。社员一天定量只有8两,早餐2两,午、晚餐各3两。每天早上喝一碗疙瘩汤、吃一个小窝头就下地了。不到10点钟,肚子就饿了,没有力气参加劳动。但我们还是咬着牙,忍着饥饿,强打精神,完成队长交给的生产任务。

四月份抢栽白薯,即把白薯秧苗栽到地里,当时没有机井抽水,只能靠人担水,一窝一窝地栽,我与一起到3小队的另一位老师承担了担水的任务。我们这些城里娃,用惯了自来水,从来没有担过水,可还是硬着头皮学。从颤颤悠悠到平稳担水,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硬是完成了小队栽白薯挑水的重劳动任务。晚上回到住处,肩膀是肿的,腰腿是酸疼的,我们深深体会到了农民劳动的艰苦,更深刻地懂得了粮食“粒粒皆辛苦”。

我们刚到农村时,农民与我们是有距离的,总认为我们是城里来的,走过场的,过几天就要走的。但是,他们从实际行动中逐渐认识了我们,看到我们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看到我们许多人与他们一样赤脚下田,真心诚意地向他们学习,所以他们改变了对我们的看法,拉近了与我们的距离,彼此打成了一片。我们得到了他们的信任,他们把我们当作自家人,我除了如社员一样劳动外,社员和小队还让我担任生产小队食堂的炊事员与管理员、生产小队副队长、生产小队麦收场与秋收场的守场员,生产大队的团支部副书记。其中有些职务在当时经济困难时期是要社员信得过的人才能干的。我很荣幸地被社员们认为是可以信得过的人。

我和社员在一起,深受教育。秋收场上69岁老社员王明儒场长留给我深刻的印象。我与他并肩劳动一个多月,上、下午他总是第一个上班,干活非常认真、一丝不苟。劳动中他敢合理合情地分配社员的工作,不怕伤人情面,他总是说“该干啥的就应该认真地干啥”。大家干完活后,他总是把场上的农具收拾得巴巴适适才走。我在今后的工作中,经常回忆起老人的影子,他的脚步引着我走人生的道路。

当时正值困难时期,但是广大社员并没有丧失对党、对国家和对社会主义的信心。这一年的10月19日,我与社员在场上边劳动边聊天。社员说:“现在是困难时期,各处供应都差不离,国家不会亏待我们的。”“这是暂时的,困难总会过去的。”我把社员的这些话记在了我的日记里,他们质朴的语言和心底的期盼深深地触动了在城市里长大的我。

一年后,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东欢坨,社员们像欢送亲人一样热情地欢送我们,希望我们以后“常回家来看看”。一年的劳动,却让我把永久的思念留在这片土地上。

回校后,我们仍然保持着与社员的联系,有空时还去那里探望。只是到了成都以后,联系少了些。但是那里的农民没有忘记我们,有的人三次自费到峨眉和成都来看望曾在那里劳动过的干部,有的人去科威特务工,还从国外给我们写信,问我们需要些什么。从他们那里我们知道我们下乡劳动的地方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改革开放的阳光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走向了富裕的道路。许多人家盖起了楼房,有的人家甚至能出国旅游。在物资富裕的同时,人们对精神生活有了新的追求。有的人写诗作文,我们很欣喜地看到了他们出版的图文并茂的《旅游诗影集》。

东欢坨,我们祝福你!

东欢坨,留下了我们浓浓的乡愁。

东欢坨永远与我们在一起。


作者简介:黄儒钦,西南交通大学环境工程学科资深教授,1936年出生,1954年考入唐山铁道学院,1958年毕业留校任教,1997年退休。曾从事环境水力学、环境工程学的教学及研究工作,是我校环境工程学科的创建者之一。曾参与国家环境攻关项目及铁道部重大工程环境控制项目的研究,主编《水力学教程》和《环境科学基础》两本教材,第四版出版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