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报】西南交通大学党委书记王顺洪:复兴交大 胸怀人类命运共同体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韩琨 阮琦 田红     日期:2016-05-13   点击数:20184  

王顺洪  鞠红伟摄


当“一带一路”上升为国家战略,交大的命运便注定深刻融入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永恒课题。

在与《中国科学报》记者的交谈中,西南交通大学党委书记王顺洪提到最多的便是“复兴交大”。“通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带一路’为复兴交大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也让复兴交大成为交大师生共同的选择。”在王顺洪看来,“复兴交大的题中之义,是一代代交大人天下己任的担当。”

作为复兴交大的总策划、领路人,王顺洪又有哪些精辟见解?

从百廿载校史中汲取复兴交大的动力

“西南交通大学自诞生之日起便注定与这个国家休戚与共。”谈及校史,王顺洪如数家珍,“每每重温百廿载烨赫历史,复兴交大的底气更足了、只争朝夕的感受也更为强烈。”

西南交大创建于1896年,前身为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是我国近代建校最早的国立大学之一,是我国土木工程、交通工程、矿冶工程高等教育的发祥地,是“交通大学”两大最早源头之一,以“唐山交通大学”之名享誉海内外,素有“东方康奈尔”之称。

2016年5月15日,是西南交大120岁生日。“120年来,得益于‘严谨治学、严格要求’的‘双严’传统,学校英才辈出。”王顺洪说,从西南交大走出了中国现代桥梁之父茅以升、中国近代地理学和气象学奠基人竺可桢、世界预应力混凝土先生林同炎、水利工程大师黄万里、世界著名经济学家刘大中、中国近代植物学奠基人钱崇澍、建筑泰斗庄俊,走出了“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姚桐斌、陈能宽、吴自良,走出了著名科学家林同骅、方俊、张维、严恺、刘恢先、周惠久、庄育智,工程大师杜镇远、赵祖康、侯家源、汪菊潜、龚继成,革命先驱杨杏佛、武怀让、李特,实业家李光前、徐新六、贝祖贻、李国伟、杨裕球……师生、校友中产生了59名海内外院士、3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1933届土木系同一个班中产生了4位院士,且均成为某学科的奠基人。

“峨眉,又是交大120年办学历史中极为重要的驻点。”作为峨眉时代的亲历者,王顺洪回顾了那段苦难辉煌的岁月。1971年,为支援国家三线建设,学校惜别唐山,千里搬迁至峨眉,在大西南扎下了根。王顺洪骄傲地提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改革开放后全国轨道交通领域的两院院士,几乎全部毕业于西南交大,毕业于峨眉山脚下的那个山沟沟里。这充分说明西南交通大学的底蕴,说明当时的校风学风、当时教师们的水平与实力、当时学生们的努力与刻苦。

什么样的精神,让西南交大在如此艰难的时期一路风雨兼程、砥砺前行?王顺洪说:正如校歌所言,“灌输文化尚交通”“文轨车书郅大同”是交大人刻入骨髓的情怀和毕生追求。无论是名扬天下的唐山辉煌时期,还是步履艰难的平越、峨眉时期,艰难困苦从来难不倒交大人。他们对这所学校爱得深沉,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离不弃、矢志办学。全校上下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西南交大有一支拖不垮、砸不烂的教师队伍”。并且,“这所学校毕业的学生,身上也均留有忠诚、感恩的印记,学校学生的助学贷款还贷率曾经连续百分之百,并曾经连续居全国高校之首;总体比较,学校毕业生到用人单位后,跳槽的少,总想着作出成绩,为单位作出贡献,报答单位”。

“复兴交大,我的责任”

“历史选择了我们作为今日交大的历史传承人,师生员工和广大校友赋予了我们历史的责任。”那么,如何充分调动大家的主观能动性,强化每位师生员工的责任感呢?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王顺洪强调,干部队伍的作用不容小觑。他介绍道,为把“车头”打造好,学校专门出台了领导干部能上能下的制度文件,确立能下的机制。如对于在全校二级单位考核中连续几年处于末位、分值很低的单位领导实行淘汰制;实行全校干部工作是否胜任测评制,胜任率低则坚决调整。与此同时,学校严格执行调研员制度、任期满两届轮岗制等等,形成能者上、庸者下、奖励优秀、淘汰劣者的用人导向和从政环境。对于事业心、责任心不强的干部,工作上敷衍塞责的干部以及目无法纪、滥用权力甚至以权谋私的干部,坚决从学校各级领导岗位上调整下来,同时加大干部考核力度,让更多素质硬、干劲足、作风好的同志充实到干部队伍之中,不断增强干部队伍的生机与活力。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上实现复兴交大梦,除了领导干部的率先垂范,归根结底要落到每位交大师生身上。如何让大家行动起来,王顺洪巧妙地从一个典故讲起。

“‘天下兴亡’的下一句是什么?”在学校某次大型活动上,他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随即,他答道:“是匹夫有责。但在我看来,‘匹夫有责’应该改一改,改成‘我的责任’。”

“心理学上有‘责任分散效应’之说。”王顺洪解释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天下兴亡,大家都有责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大家皆无责任,这就好比高考给每个人都加10分,其实人人皆未加分。”

“复兴交大,我的责任!”王顺洪希望,“复兴交大,没有‘看客’,人人都是‘运动员’!”

从复兴交大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复兴交大不仅需要‘全员行动’,更要‘全域联动’。”王顺洪强调,“轨道交通国家实验室(筹)建设是交大复兴路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关键一步,在铁总(原铁道部)的直接关心、指导下,在四川省、教育部、科技部的领导与扶持下,这个实验室已成为中国高铁走出去、中国轨道交通科技与创新的重要支撑。”

“经过中国高速铁路大规模建设的洗礼,轨道交通国家实验室(筹)所具有的学科优势、平台优势、人才优势日益凸显。”但在王顺洪看来,“在科技突飞猛进的今天,轨道交通还有许多亟须解决的科学难题。例如轨道交通技术的原始创新机理及今后全国三万公里高铁的维修、养护、运营、管理等一系列问题,不能还像过去一样,靠锤子敲打、靠听声音判断、靠肉眼观察了,要用先进的科学测试仪器与方法;还有高铁走出去中遇到的一系列新情况、新问题,如速度更高、客货混跑、严寒等极端气象条件、轨距变化等;还有大家最最关心的安全问题,要做到万无一失等。”

“依托轨道交通国家实验室(筹),西南交大正集全校专家学者之力,致力于在轨道交通技术上保持领先优势,在高铁经济性方面也正全力展开工作,以实现更低的成本和经济效益,从而实现与日本、德国、法国的更有力竞争,助推‘一带一路’和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王顺洪表示。

王顺洪还说:“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实现从‘一带一路’到人类命运共同体,轨道交通就是先行官,就是焦点,就是汇聚点,所以学校一定要把轨道交通各项硬技术、软技术做好,为推进中国高铁走出去实现强有力的支撑。当‘一带一路’上升为国家战略,交大的命运便注定深刻融入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永恒课题。这是西南交通大学的责任与使命,也是学校面临的十分难得的发展机遇。”

“这便是复兴交大的意义所在。”站在新的历史方位,王顺洪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复兴交大所承载的,是交通天下的豪情,是志在邦国的梦想,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与担当。”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6-05-12 第5版 大学周刊)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16/5/312106.shtm